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旅

【灌河潮】光阴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21-07-24 浏览次数: 作者来源:响水融媒

春天的黄昏,篱笆里的油菜花开的那么烂漫,空气里散播着丰富的油菜花的香味,还有蜜蜂的香味。蜜蜂的嗡嗡声是这个村庄里,最大的声音。当然,还有风声。春天黄昏的风,脚步那么温柔,缓慢,在每一棵花朵和小草上驻足。或者在河面上顽皮地逗留。

茅草房子在门前遮蔽下一大块清凉的阴暗的部分,它和阳光普照的地方,界限分明。

我能不能把它看作是时间的脚。

这个时候,村庄里,似乎除了泼下来的春天的太阳光,满把的油菜花的浓郁香气,嗡嗡的吵闹的蜜蜂,世界就什么也没有了。

一个小女孩放学回来。她被眼前的无边的寂静与春色打动,她的八岁的心灵在大自然面前苏醒了,成长了。大自然教给她的,胜过书本里的一切。

家里的门锁着,那木制的门,上面有裸露的倒刺,就那样露出岁月的沧桑与木头的本来面目。

她看了一会,从门缝里,看了一会屋子里,那木头的大桌子,唯一的玻璃窗,黝黑的泥土地面,她不知道大人哪里去了。母亲也许在田里,这是春天呢。祖母去串门了。

她推开厨屋的柴门,真的是芦苇做的一扇小门,也没有锁。她从里面取出两只木头凳子。一大一小。她开始从家里缝制的花书包里,掏出书本,趴在凳子上做起作业来。

她的面前,油菜花在篱笆里,还是那么肆无忌惮地开放着,那么浓烈的芬芳,这气息,就留在她的生命里了。这画面,也定格在她记忆的深处。

夏天的午后,太阳那么炙热。到处是热烘烘的气息。有点叫人喘不气来。她一个人去村子上一户人家玩。

太阳把楝树的叶子晒得那么闪亮,简直晃人的眼睛。知了把整个村子都叫得沸腾了。那么吵,可是又那么静。除了知了声嘶力竭的煮沸一样的叫声,到处晃眼的大太阳,村子里,什么声音也没有。好像村子在这样的声音与光芒里,睡着了。

地面都干裂了,白花花的土,都翘起来。一踩,就碎成几瓣。

路上晒了许多割回来的青草,碧绿的颜色已经被暴晒成淡绿色,上面就像覆了一层薄薄的霜,可是,又没有光泽。

脚踩上去,一股干燥的有点呛人的青草气息就直窜进鼻子。那气息,又热烘烘的,烤着身体的每一部分。

周围很安静,好像除了青草,青草曝晒后的气息,似乎什么都没有了。

她有点恍惚,好像自己漂浮在一个孤岛之上。那里除了这个远离世界中心的偏僻的村庄,巨大的转来转去的大太阳,煮沸的知了声,就什么也没有了。她那么孤单,不知道自己是谁。她的内心被一种巨大的茫然所占据。

她想起自己要去的那一户人家,那实在的屋子里的陈设,那屋子里的实实在在可以触摸的人。

那个男孩子睡觉时,恬静的天使一样的脸。

她飞快地跑起来,想把什么甩在身后一样地跑了起来。



本类推荐